“融体育”的“天地人”

来源: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2018-02-05 11:19
原题目:“融体育”的“天地人”

  ■本专题谋划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雷煜

  ■本专题撰文

  广州日报全媒体白志标

  ■本期特邀嘉宾

  前北京社科院体育文化中央主任 金汕

  深圳大学运动心理学博士 刘皓

  跨界兼项,在体育界太常见了。所以姚明的前队友巴丁格要转业打沙滩排球这样的消息对人们来说已司空见惯。但在中国体育界,有意识地将项目联合起来发展却日渐成为风潮。比如在冰雪项目上,“跨界跨项选材”的最新案例就是短跑名将张培萌将跨界练雪车,而中国足协将建立“足球田径混合选材基地”作为青训的重要举动。难道,在体育这个大范围下,项目的界限将越来越模糊,体育进入了“融体育”时期?对此,本期三言两拍特约前北京社科院体育文明核心主任金汕、深圳大学运动心理学博士刘皓来做一探讨。

  天

  体育的界限 越来越模糊?

  体育是个项目明显、跨界不易的领域,但中国冰雪的“跨界跨项选材”已获得了明显的效果,像这次中国冬奥体育代表团首次取得雪车、钢架雪车的参赛资历,雪车队队员重要是从田径、重竞技等项目的运动员转项而来的。各种跨界的尝试以及这种逆“地利”的冬奥夏奥跨界,是否象征着体育项目的界限在隐约?

  白志标:总体上看我不以为体育项目的界限在模糊。我们可以看一下,所谓跨界成功的情况:在古代奥运会最初几届,存在更为普遍的跨界,那时项目水平低,参赛项目少,跨界普遍;而现在奥运会的项目更为专业化,大多数项目跨界变得不可能。我们现在看到的跨界,更多为新兴项目且技术难度相对简单的,如沙排,且不说跨界相对轻易,其选手也更多是排球场上的“淘汰”者,再如雪车,本身就没有像其余项目从小就开始的练习者,所以大多是成年后转型,这就意味着这些项目的专项训练相对简单。

  金汕:我认为这个标题如果就民众体育界限来说还是成立的,在遍及跟校园体育阶段,体育项目自身就不存在显明界限,事实上我们专业体育最基础的体校选材就是这么来的,简直没有说少体校选人是依照孩子们本来练过的体育项目来分门别类的,而且更广泛的是进入少体校刚开端训练的项目过段时间后反而觉得训练另外一个项目更适合,所以也就不存在项目界限,夏季和冬季项目,尤其是后者,这有着显著的地区限度,冬夏季项目在体校的跨界确定是产生在北方,精确地说是在东北三省,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生在南方。当然,东北三省冬季项目到南方选择人才改项的另说,比说韩晓鹏。然而在专业体育阶段,我反而感到体育项目界限是越来越清楚,即使是拿雪车来说,张培萌为什么就不能练四人雪车,最后改到钢架雪车,这就解释了项目的明白要求,而且更加阐明了项目的界限。

  刘皓:举国体制下存在良多这种所谓的“跨界选材”问题,大多是想在一些空缺领域短时光内缩小与强国间的差距。不光体育界,新中国刚成破时,许多范畴都有这样的例子。这也是举国体系的“上风”,人才都是国家的,哪里须要哪里搬。这里用“跨界选材”其实是不完整正确的,最多也只能算是二次选材。咱们都晓得,优良运发动的活动能力既包括专项运动能力,也包含基本运动能力。低级选材后的小队员,更着重基础运动能力训练,很多运动强国的练习实践对过早专项化训练是反对的。所以,总局请求的跨界选材(从别的名目当中筛选13~25周岁的运动员),实在选的都是一些别人经由首次选材,并通过必定年限的训练,基础运动才能都绝对较好的队员。这样一来,别的供给“半成品”被挑拣的项目,一定意思上讲都成了这些项目标青训梯队,有点打着“跨界选材”挖别人墙脚的滋味。假如每个项目都能够跨界选材,长此以往就不人乐意搞青训了。所以说,仍是施展举国体制的优势,去支撑国度想短期重点冲破的项目,因而这本质上不是体育的界线越来越含混的问题。

  地

  “基地”式选材靠谱吗?

  中国足协将建立“足球田径混合选材基地”作为青训的重要措施。业内有人表现疑虑:田径各专项的选材和训练都各不雷同。8~12岁是足球基本技术打磨的最佳年龄段,需要大批的时间来练足球的专项技术。如果田径和足球混在一起训练,在操作中会不会因此呈现各种问题?足球训练和田径训练是否很好地融会?训练打算上能否做到迷信?

  白志标: 对于这个足球田径混合选材基地,上海足协主席朱广沪也说了,这个模式对目前我们国家的选材来说很有利益,因为田径是基础,如果我们的球员没有速度,没有暴发力,他们很难回升到很高的水平,如果在选材基地中能发明有禀赋的孩子,通过有效的训练,包括大数据的应用,我们在选材方面胜利率会更高。当然,这里的足球田径混合,田径只是身体素质的基础,并不能等同于足球技巧的训练,如果然认为田径水平决议中国足球水平,那这个基地的存在就事与愿违了。

  金汕:无论树立什么样的足球基地,要害是要明确中心是足球,现在这个足球田径混合选材基地还仅仅是个概念,主要的是看接下来怎么运行,如何训练规划,是什么样的人在制订和履行训练计划。事实上,许多项目的体能教练就是来自田径专项教练。在身材素质晋升中进行足球抗衡训练无疑是有利的。诚实说,不是我们对足球发展不器重,而是看重过火乱折腾,如果这种足球田径混杂基地能长期运行下去,就算是出不来有天性的足球人才,至少能培育出存在身体前提和足球基本素质的人才供抉择。

  刘皓:田径教练员帮助足球队训练,有一定的情理。但我想教练员一定清楚自己训练的是足球队员,而非田径队员。在这里,田径的一些训练方式也就是足球训练中的一个工具,一定是要加上足球的一些办法和理念才行。如果足球运动员只能很疾速地从本方场地跑到队方场地,而没有射门的意识,那田径训练就没有意义。所以,融合可以,但不是简略的相加,要有主有次。

  人

  体育人才门路更广阔?

  充足发挥体育人才的能力,首先在发掘阶段。那么像针对青少年的“足球田径混合选材基地”,是否能给运动员更多的机会来发掘本身优势,以挑选更合适自己的将来之路?充散发挥体育人才的能力,也在于能力的再次应用。张培萌转向雪车就是很好的例子。但这些对我们来说到底是特例,还是体育发展,已经给了运动员更多地取舍和更辽阔的前景呢?

  白志标:首先还是要看项目,我前面也说了,钢架雪车、四人雪车这样的项目没有从小就开始练习的,都是在半途甚至是成人后转项,不论是我们国家还是国外莫不如此,由于这样的项目对运动员的年纪要求不高,专项能力上也更多是偏体能、力气型,如美国雪车基础都会包括前橄榄球选手,所以我们的田径和重竞技选手转项至此并不惊疑;其次,固然说像博尔特这样的田径巨星有机遇踢职业足球,但信任没有人觉得他能进入高水平联赛中,更别说欧洲五大联赛了,就是中超他都胜任不了。所以,这样的事例还仅仅是特例,青少年阶段的选材可以是广撒网,但进入专业程度后不可能再如斯做法,比方去年攀岩挑选了在山地如履平川的采药人,但在真正训练和竞赛时基本无奈胜任,只能成为笑谈,当初杂技、武校人才进入国家极限队备战队中,训练后果也无法猜测。总之,体育项目只管有相通的处所,但仍然有各自的专项特色。

  金汕:与过去比拟,毫无疑难体育人才挖掘的渠道要更普遍了,过去根本只制约在少体校、地方队、省队等这样的层级,现在则不然,各种大众性体育比赛确切拓宽了人才展示本人的机会,好比去年全运会干部马拉松的冠军得主;再者,过去退役的专业运动员前途也比拟单一,去体育部分和到运动队执教多少乎是仅有的去向,而现在不同了,那么多项目尤其是新发展的项目,让那些有体育基础素质的面临退役或退役后的运动员有了新的方向,比如说张培萌,按照从前只能是体育老师了,现在又连续了运动寿命,从这一点说跨界跨项选材给了他新的远景。

  刘皓:跨界选材虽然走了捷径,省去了高水平运动员培训进程的一个阶段,但是否成功,还取决于之后的专项训练成果。我个人的观点是,对于一些之前专项训练不是太久的小运动员,如果跨界后的专项训练好,成材的可能性还是较大的。对于另一些春秋偏大,专项训练已多年的队员,跨界后是否成功就不一定了,这还取决于新项目与原来项目的相近水平。我们国家的蹦床起步时,很多队员就是从体操跨界过来的,也还算比较成功。但从田径跨到足球,成功的例子就没据说过,即便是田径名将博尔特想跨界到足球,不也没有大俱乐部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