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巴拉往事:父爱、足球与梦想

来源: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2018-03-10 10:51

外媒《Bleacher Report》在一篇文章中,讲述了尤文图斯球星保罗迪巴拉年少时的故事。

在阿根廷,从Laguna Larga到科尔多瓦(译注:科尔多瓦省首府)的公路绵长、宽直而平坦,一路上除了披发着秋意的天然风景之外,并没有太多令人着迷的景色。

对保罗迪巴拉和他的父亲阿道夫(Adolfo)来说,在开车从故乡到训练场的路上,父子俩简直总是念叨足球话题,譬如体育报纸《奥莱报》当天上午报道的消息,他们在电视上看到的进球,又或者对迪巴拉职业生涯未来的遥想。

迪巴拉与家人关系很好,不过熟习他的人知道,他和父亲之间的关联尤其亲密??在那条来回于家和训练场的路上,父子俩曾共度很多美妙时间。

迪巴拉希望努力成为一名胜利的球员,而这也是他的父亲的梦想。

去年4月份都灵,在一个严寒的夜晚,迪巴拉向全世界先容了他自己。尽管此前已有人认为迪巴拉领有惊人潜力,但在尤文图斯与巴萨的欧冠四分之一决赛首回合中,迪巴拉凭借出色表现向更多人展示了他的才华。

整场比赛迪巴拉都在巴萨的后防线上制作麻烦;他在狭窄空间接应皮球,与队友响应,并应用他的技巧赢得了多次任意球机会。更要害的是迪巴拉在比赛中梅开二度,帮助尤文图斯30完胜巴萨,为球队在两回合比赛中淘汰巴萨打下了坚实基本。

迪巴拉的首个进球是通过机警的跑位后在禁区内接队友传球,紧接着回身左脚射门到手。十多分钟后,他再次抓住机会左脚低射,皮球从近角钻入巴萨球网。两次进球后迪巴拉都做出了统一个庆贺动作:两只手各伸出一只手指指向天空。

? ? ? ? ? ?

阿道夫迪巴拉有三个儿子,他总是生机他们当中至少有一个能够成为一名职业球员。阿道夫曾是一名中场球员,但从未离开家乡小镇Laguna Larga踢球;阿道夫曾参加治理当地俱乐部纽维尔老男孩(译注:并非位于罗萨里奥的那家俱乐部),不过他将自己对足球的酷爱传给了后辈。

在阿道夫迪巴拉的三个儿子中,保罗迪巴拉显然最有足球天赋。迪巴拉在大概2岁时就开始用脚踢球,后来每到下战书,他都会到靠近火车站的小型泥地球场Canchita del Seba踢球??在那里,时而有路人坐在放弃的卡车轮胎上观看。

迪巴拉的父亲向他灌注了对布宜诺斯艾利斯豪门博卡青年的豪情,不外童年时的迪巴拉更爱好罗纳尔迪尼奥,常常在与小搭档们比赛时尝试榜样巴西前锋的跑动和盘带。

(图:迪巴拉家的彩票店)

不踢球的时候,迪巴拉会与父亲一起照管他们家开的一家彩票店。在迪巴拉10岁那年,有一回父亲不得不离开几分钟,而他在父亲离开期间将2比索放进彩票箱,随便选了一个数字。

多少天后,迪巴拉在与家人共进晚餐时诚实交代了这件事??他赢了30比索。

? ? ? ? ? ?

科尔多瓦学院(Instituto de Cordoba)是第一家注意到迪巴拉天赋的职业足球俱乐部,该俱乐部球探桑托斯图萨(Santos Turza)只看迪巴拉踢了10分钟,就将他的父亲叫他一旁,表明了希望签约迪巴拉的立场。

科尔多瓦学院的训练基地La Agustina位于科尔多瓦市北郊,有12个训练场,每一个都以曾在俱乐部训练的有名球员的名字命名,包括曾随阿根廷国家队夺得世界杯冠军的马里奥肯佩斯和奥斯瓦尔多阿迪列斯等。

巴勃罗阿尔维瓦斯(Pablo Alvarez)负责管理科尔多瓦学院的青年队,他于2004年加入这家俱乐部,2008年接收了拥有迪巴拉的U15青年队。

“保罗的技术异常棒。”阿尔维瓦斯回忆说,“逝世球情况下,也就是主罚任意球的时候,他几乎总是能够进球。但在那个时候,他显然不具备像现在这样的暴发力……他是个身体还没有发育葡京线上成熟的孩子,不喜欢铲球或者身材接触。”

迪巴拉展示了潜力,不过在当时,谁都不敢断言他将会成为欧洲足坛的一名球星,并且入选阿根廷国家队。

“在青年队,你很难预言一名球员将来会怎么。我见过比他更有禀赋的孩子,但职业生活却遭受了失败。”阿尔维瓦斯说,“科尔多瓦有良多杰出球员,但其中相称一局部都浪费了才华,老是流连夜店,15岁时就有了孩子,或者碰到其余社会问题,终极无奈成为职业球员。”

阿道夫迪巴拉毫不让儿子误入歧途;固然迪巴拉体型肥壮,但他对儿子的足球才干有信念。阿道夫着手领导儿子,为儿子供给激励跟倡议,尽力让他坚持对足球的专一。

一个细节是:阿道夫迪巴拉不让儿子乘坐巴士去训练场,而是决议在工作日抽时间开车送他。

“当保罗年事还小的时候,我和他(阿道夫迪巴拉)聊过很屡次,因为阿道夫会带他来这儿,观看他训练,然后再带他离开。”阿尔维瓦斯说明说,“他是个好人。从保罗家到训练场的间隔有70公里,所以他做出了很大就义。”

? ? ? ? ? ?

2008年初,迪巴拉一家遭遇噩耗:阿道夫迪巴拉被诊断患有肠癌,同年9月份去世。当时迪巴拉才14岁。

那是一段极其难题的时光。迪巴拉希望和家人在一起,科尔多瓦学院批准将他租给纽维尔老男孩,让他回到了家乡小镇Laguna Larga。在纽维尔老男孩,迪巴拉的教练是沃尔特奥布雷冈(Walter Obregon)??迪巴拉的父亲将奥布雷冈带到纽维尔老男孩,后者至今还在为那家俱乐部工作。

据奥布雷冈说,父亲的去世“对迪巴拉是一次沉痛的打击”。“有段时光他废弃了所有。他的情感很糟,由于苦楚而挣扎,花了很鼎力气才恢复过来。”

(图:小迪巴拉与纽维尔老男孩少年队队友合影)

在足球层面上,奥布雷冈很难领导迪巴拉晋升水平;他的重要义务是帮助迪巴拉调剂情绪,并为他提供一个充足展现才华的平台。

“我知道只要他在球队,我们就能够赢得冠军。”奥布雷冈说道,“我记得他在一场半决赛中打进的一个任意球……他将皮球射入了球门上角。但他进球太多了,为球队赢得冠军带来了很大帮助。”

在科尔多瓦学院,迪巴拉并不算太出众,不过在纽维尔老男孩,他的水平显然超过了当地联赛的其他球员。但奥布雷冈以为,那段历练依然对迪巴拉职业生涯的成长有利。

“在低水平的地域联赛,你很少看到美丽的球场。皮球时常到处乱跳,防守球员的防守更紧、更有侵犯性;比赛中常常呈现突发情形,球员之间的身体接触和抗衡也更频繁……我认为参加这些类型的足球比赛对他很有利益。”

与此同时,通过执教迪巴拉,奥布雷冈盼望实行本人在阿道夫迪巴拉生前所做的许诺。

“我还记得他父亲对我说的话……阿道夫已经晓得他病了。他说:‘沃尔特,我的独一欲望是他始终有能源,可能持续加入高程度的竞赛。’他让我不要让保罗松散。咱们做到了。”

迪巴拉后往返到科尔多瓦学院,继承他的职业生涯。但他仍旧会受到父亲逝世的影响。有一次,科尔多瓦学院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与独破队进行一场比赛,迪巴拉在比赛开始短短25分钟后就被调换下场……他的表现十分蹩脚,与队友没有任何配合,看上去情绪低落。科尔多瓦学院青年队主教练随着迪巴拉进了更衣室,向他懂得情况。

“一年前的今天,我的父亲逝世了。”迪巴拉告诉教练。

? ? ? ? ? ?

在接下来那个赛季,弗朗西斯科布特勒(Francisco Buteler)加入科尔多瓦学院,执教迪巴拉所属年纪段的青年队。布特勒曾在科尔多瓦学院担负后卫,积聚了濒临15年的青年队工作教训,而在以教练身份参加科尔多瓦学院后未几,他就意识到迪巴拉占有成为一名球星的潜力。

“距离我上任后才两三周,我们就到智利参加一届锦标赛。”布特勒回忆说,“首场比赛我们对阵智利最大的球队之一科洛科洛,迪巴拉在第二次触球时与队友进行了一次撞墙式配合,然后应用非习用脚右脚将皮球射入对方球门底角。那就是他在正式比赛中给我的第一印象。”

迪巴拉在那场比赛的下半场受伤,错过了当届锦标赛残余场次的比赛。科尔多瓦学院在迪巴拉受伤后的表现证实了他的主要性。“在保罗受伤之前,球队的表现比他受伤后好得多。当保罗缺席比赛,我们看上去几乎就像变成了另一支球队。”布特勒说,“这让我意识到了保罗的价值,以及他可以给球队带来些什么。”

当时迪巴拉仍然身体羸弱,不过他能够凭借智慧和天赋来补充在身体反抗方面的不足。作为教练,布特勒给迪巴拉的唯逐一条详细建议是:尝试以简洁的方式踢球,而迪巴拉也接收了这个提议。

在布特勒调整迪巴拉的位置之后,迪巴拉获得了更快更显明的提高。之前迪巴拉担任进攻型中场,不过布特勒认为假如让迪巴拉更凑近对方球门,他的效力会变得更高。据布特勒流露,此前他从未见过任何一名门前一击才能像迪巴拉那样出色能力的球员,他认为迪巴拉应该担任前锋。

“刚开始他不太喜欢(新位置)……俱乐部青年队主管将保罗叫到我身前,告诉他他还有些处所做得不够好,需要进步。保罗当着我的面说:‘问题是,我不在我熟悉的位置。’这话可真放纵啊……荣幸的是青年队主管对他说:‘如果他让你踢那个位置,那是因为他在你身上看到了潜质。’”

(科尔多瓦学院练习基地)

在科尔多瓦学院中锋古斯塔沃高蒂(Gustavo Gotti)身后运动,位置更自由的迪巴拉状况越来越好。随后4~5场比赛里,这对错误的场均进球数到达了3个??没过多久,一线队开端向他招手。

彼时达里奥弗朗哥(Dario Franco)刚成为科尔多瓦学院一线队新任主教练,因为球队前锋紧缺,他想看看是否从青年队抽调人手。阿尔维瓦斯向他推举了迪巴拉。

与科尔多瓦一线队的一场试训赛中,年仅17岁的迪巴拉让弗朗哥印象深入。

“在与一线队第一次训练时,保罗穿裆过掉了大个子中后卫Osvaldo Barsottini,之后又捉住门将出击的机遇吊射破门。”阿尔维瓦斯回想说,“达里奥弗朗哥告知我:‘把他给我吧,我喜欢他的厚脸皮。’”

? ? ? ? ? ?

2011年8月12日,科尔多瓦学院在赛季首场比赛中主场迎战飓风竞技(Huracan),迪巴拉演出了他在俱乐部一线队的首秀。科尔多瓦学院从圣马丁图库曼(San Martin de Tucuman)签约了前锋米格尔费尔南德斯(Miguel Fernandez),不过由于费尔南德斯被禁赛,迪巴拉得到了首发机会。

在那场比赛中,迪巴拉的表现让许多现场观众拍案叫绝,当地报纸《La Voz》记者赫尔南劳里诺(Hernan Laurino)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所有人很快就留神到,虽然他只是个17岁孩子,参加职业生涯首场比赛,但他身上有一种奇异的自在感。”劳里诺回忆说,“他仿佛不压力,也不会觉得缓和。他一次又一次接到皮球,而后尝试盘带。只管没有进球,他还是整场比赛表示最精彩的球员之一。当他分开球场时,现场观众们都为他鼓掌。”

迪巴拉在第二轮联赛中播种职业生涯处子球,辅助科尔多瓦学院客场22逼平阿尔多希维竞技,并攻破马里奥肯佩斯保持的纪录,成为了俱乐部历史上最年青的进球者。比赛越日,记者Marcos Villalobo在一篇文章中将迪巴拉称为La Loya(小宝石),而这个绰号也被沿用到了今天。

因为河床队降级,那个赛季的阿根廷乙级联赛吸引了许多媒体关注。每当被摄像机对准,迪巴拉总是能够绽开刺眼光辉??迪巴拉连续着出色表现,甚至于费尔南德斯在球队内失去了地位。迪巴拉当赛季打进17个联赛进球,而在劳里诺看来,他在科尔多瓦学院客场与格纳斯亚(Gimnasia)一役中的表现尤其令人难忘。

“首先,迪巴拉有一次在小禁区外的左脚射门得分,进球方式与莱奥梅西无比类似。”劳里诺说,“之后他还有一次从球场中心开始盘带的个人表演。他持续冲破了几名防守球员,包含一次穿裆过人,甚至博得了主队球迷的欢呼……他的表现太凸起了,在那种水平的比赛中未几见。”

迪巴拉须要更大的舞台。201112赛季停止后,意甲俱乐部巴勒莫以1200万欧元的转会费与迪巴拉签约;2015年,迪巴拉转投尤文图斯,几个月后又实现了他在阿根廷国度队的首秀。

本赛季初期迪巴拉受到伤病困扰,但他仍旧有机会在2018年绽放毫光。多年来迪巴拉的踢球作风和方法几乎没有产生任何转变,他还能在家乡的泥地上踢球。

只有有闲暇时间,迪巴拉就会回到Laguna Larga??他知道家乡同胞爱他,而他也愿望回馈家乡。从前几年,迪巴拉已经在家乡小镇组织了几场慈悲赛,邀请熟人和前队友们参加;他还向一所残疾儿童核心捐献了一间教室。

另外,迪巴拉也与少年时的朋友们保持着友情。在迪巴拉的帮助下,他在科尔多瓦学院青年队的两名前队友Federico Beltran和Nahuel Ruiz加入了意大利初级别联赛的一家俱乐部。

“我感到最难能宝贵的是,他总是愿意帮助朋友和他们的家人。”劳里诺解释说,“这很重要,他器重友谊,始终会努力赞助那些陪同他渡过童年的人。他的友人们也都乐意支撑他。”

对迪巴拉来说,家人也为他的职业生涯成长提供了宏大帮助。自从父亲去世后,迪巴拉一家人共渡难关;在家人的关照下,他永远不会迷失方向……在迪巴拉转会巴勒莫那年,母亲与他同行,为他和队友弗朗哥巴斯克斯做饭。每当迪巴拉进球,他在庆祝时都会向在天国的父亲致敬。

(2012年,迪巴拉转会巴勒莫)

迪巴拉看上去宁静而又谦和,但他性情刚强。

“在这家俱乐部,我总是会告诉(来训练的)孩子们,虽然他的父亲去世,虽然他在人生中阅历了一些艰苦时代,但他从未结束追赶幻想。”曾在纽维尔老男孩执教迪巴拉的奥布雷冈说,“他从未放弃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的妄想。”

那是迪巴拉的梦想??也是他的父亲的梦想。